微信公众平台

手机扫描右侧二维码即可关注

您当前的位置 :浙江在线 > 亲子频道 > 名人堂 正文
洪腾,你不能错过的“称职”教琴大师
2015-11-03 16:34:00  来源: 浙江少儿网    编辑: 高明

   浙江在线·亲子频道11月03日讯 洪腾是谁?也许连业内的钢琴老师有些也未必知道。但只要认识她,或知道她的人,都会对她充满敬佩和崇拜。

  有人这样介绍她:“也许你说她的名字未必有很多人知道,但说到她的很多学生,在中国钢琴界可以说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”

  而她又怎样介绍自己?“我别的事不会做,只会弹琴与教琴。”

  通过这短短的介绍,相信你已经感受到了洪老师对艺术的纯粹和朴实,这也正是笔者愿意重笔推荐的原因。

  弹到国际,教到国际

  在与笔者的交谈中,她句句深切地交待学生音乐会筹备的事,而对关于自己的话题却总是委婉地绕过,在她心里,自己永远排在最后。

  洪老师是一个只对弹钢琴和教钢琴在意的人,留给公众的个人信息太少太少。笔者终于查到1961年《人民音乐》杂志刊载的“洪腾、鲍蕙荞分获乔治•埃奈斯库钢琴声乐比赛第三名、第五名”简讯,但只有对赛事寥寥几笔的报道。一些比较懂的人告诉笔者,这个奖项是建国后中国人拿到的比较早的国际钢琴比赛大奖之一,在这之前仅有傅聪、刘诗昆、殷承宗、周广仁、李民强、顾圣婴等获得。对于这次比赛,英国《音乐与音乐家》杂志(1962年第1期)刊登的评论中有这样一段话:“我很高兴的是,评委将第三名颁给来自上海的优秀青年女钢琴家洪腾,她的触键优美精致、乐感真挚,令人惊叹。”

  一本纪念范继森教授的文集让我们多少能窥探洪腾的成长。1951年,13岁的洪腾考入中国福利会上海儿童艺术剧院,师从巫漪丽教授学习钢琴,后因巫老师被调去北京而中断,1954年拜上海音乐学院四大教授之一范继森老师,1957年正式考入上音钢琴系。洪老师跟随范教授学艺8年,无论演奏还是教学都深受其影响。在儿艺少年时期广泛涉猎舞蹈、绘画、文学、戏剧,从中吸取营养。在文章中洪老师说道:“艺术有共性,但更要有个性。要形成个人的演奏风格,就涉及到文学修养,这是范先生反复多次对我提到的,要多看好的演员演的好戏。”

  毕业后她留校成为范教授的助教,在他的示范点拨中逐渐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教授。1981年她作为钢琴主教把16岁的李坚带上了巴黎玛格丽特•隆一雅克•蒂博国际钢琴大赛第二名的宝座。从当时《文汇报》、《解放军日报》的报道中可以读出,这无疑是“文革”后音乐界的一支强心剂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洪老师的手偏小,她曾为此苦恼,“父母给了我一双不是很大的手,我虽可以够到九度,但要突出八度技巧的亮度,我是欠缺的。”所幸的是她有一颗感悟力较强的心,用心演奏,掌握乐章的灵魂和乐句的走向,这也成了她习惯去思考、去控制自己、去投入乐曲中的关键方法。

  西方是音乐的中心,也是洪腾心中的圣地。1983年洪老师应邀担任法国巴黎国际钢琴比赛评委之一,相隔4年后又担任美国阿拉巴马州国际音乐节钢琴比赛评委,举行独奏会与讲学。同年,定居洛杉矶。在异乡,凭着对音乐的强烈敬畏和激情,她一直从事钢琴教学。洪老师坦言:“28年,别的事不会做,只会弹琴与教学。”

  她说自己只想做到“称职”

  除了李坚、唐哲等国内知名钢琴家,洪老师带出来的学生还有很多,但她并不愿意拿成绩说事。她只想告诉大家:“学生中有冒尖得奖的,也有在国内音乐学院内担任系主任之职的,更多在本职教师岗位上做得很称职。”

  “称职”,是洪腾心中最美的词。

  在她看来,演奏者的“称职”是忠于作品的内涵,大胆表现自己的风格。洪老师认为,不同学生有不同的才能与个性,归根到底都要符合表达作品内涵的要求,要从学生的特点及能力出发。她曾给一个即将赴海外参加大赛的学生写信说:“一位真正的艺术家,决不追求虚伪的名声和地位。……在艺术上不要盲目崇拜偶像,对待艺术要采取的研究的态度,要敢于突破框框,走自己的路。要大胆弹出自己的风格。”

  在自己身上,针对学生的具体情况进行授课和训练,是她50多年来不变的标准。

  在上音任教时,洪老师带大学生比较有经验,而当看到有资质的少年没有机会学钢琴时,她主动收他为徒,并把他带到当时在小龄学生教学上很有经验的老教授那里,和学生一起学习。

  到了美国,洪老师一切从头开始,只字未提过她在国内所取得的成绩。但同时他也发现,美国和国内不一样,在美国大部分学生都是业余学习钢琴,但同样这些孩子都在专业比赛中获奖,但最后这些学生都没选择走专业音乐路线,而是进入了像普林斯顿等这样的顶级大学。

  她也谈到了这次来中国开音乐会的一个学生傅宇,现在是英国皇家音乐学院钢琴系研究生。在考大学前傅宇跟随洪腾学琴长达9年,报考大学时想读音乐学院,但他父母的意见是学律师,为此他特意来征求洪老师意见。洪老师对笔者说:“我当时要做的是帮他把概念搞清楚,告诉他其中的取舍。”就那样傅宇最后进入美国长春藤联盟Dartmouth大学。过了没多久,他告诉洪老师又转回了音乐,主修音乐与历史,因为他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。

  而另一个这次来中国开音乐会的学生吴思桦,洪老师坦言:起初弹给我听也一般,但上了课,发现他很聪明,跟上了我的要求,那我要做的就是下功夫帮他选曲目,起初觉得难,但只要合理科学引导,已经初见成效。“从3月份严格训练开始,孩子相当可爱,有时上好课,我的心情也会突然开朗,尤其在8、9月更进一步……孩子还要好了再好。”谈到学生、上课,洪老师的喜悦之情总是挂满脸上、心头。

  也听吴思桦爸爸聊起过孩子跟洪老师上课的情景,他说得最多的就是:“洪老师太负责任,太好了。很多时候为了教好孩子会忘了时间。而且每次课后还会为孩子们精心准备各种点心、冰激凌。”

  重回故里,希望为家乡尽绵薄之力

  “故乡情是永远值得怀念的!”一个惊叹号让笔者读到了她心底里的情绪。洪腾是从小离家的浙江人。

  “希望为家乡做些事,尽力而为吧!”在她眼里,“初学是最主要最重要的一步。”而要达到这个目的,最要紧的是师资,而自己如果要在这上面努力,就必须回到家乡,听小孩的弹奏,了解情况,缺什么补什么,然后建议老师怎样调整教材和教学方法,也能为推广音乐尽些力。

  终于回国了!这次洪老师中国之行有三站,第一站就是杭州,第二站是厦门,第三站是上海。

  为何选择这三个城市,仍然离不开洪老师浓浓思乡情。杭州是因为洪老师出生浙江,厦门是洪老师先生的故乡,而上海是洪老师在国内时学习、工作的城市。

  对于这次音乐会和大师课洪老师非常重视,不断询问音乐会曲目,小孩听会不会枯燥,是否要调整,场地有多大?并深入了解国内钢琴培训的情况:用得什么教材,年龄层次怎样,教学进度如何……她都表示了极大的关注。

  她告诉笔者,这次大师课上,让孩子们一人弹一两首曲子,她会给予指点或讲解,然后给这些孩子的钢琴老师一些参考意见。

分享到:
Copyright © 1999-2017 Zjol.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